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9年

候鸟摄影“黑镜头”(组图)

2019-05-02 主编:诚信在线下载 点击次数 :

拍摄者走近一只小野鸭,小鸭紧张地张嘴鸣叫,呼唤父母和伙伴。

拍摄者走近一只小野鸭,小鸭紧张地张嘴鸣叫,呼唤父母和伙伴。


拍鸟者在乌拉泊水库的冰面上拍摄天鹅,这个距离已经越过了天鹅的警戒距离。(图由马鸣提供)

拍鸟者在乌拉泊水库的冰面上拍摄天鹅,这个距离已经越过了天鹅的警戒距离。(图由马鸣提供)


  本报记者焦云龙

  看,多么温馨唯美的镜头啊!洁白的天鹅,优美地掠过水面,在冰天雪地中翱翔。

  其实这些看起来彰显着勇敢与坚韧、充满正能量的画面,往往是拍鸟人一手导演策划的。随着摄影器材的日益发展和普及,中国热衷动物摄影,尤其是鸟类摄影的人群日渐壮大,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另觅旁门左道,他们为获取图片甚至不惜伤害那些美丽精灵的生命,甚至危及其繁衍。

  候鸟摄影“黑镜头”如今已引起鸟类保护组织的关注。12月7日,在新疆观鸟会的年会上发布了《观鸟公约》,提出“拍摄照片和影像时不得引诱和驱赶鸟类”、“不伤害、不破坏、不干扰鸟类的生息繁衍”等观鸟、拍鸟约定。

  作为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每年春秋季节,新疆都会有很多罕见鸟类路过,吸引大批拍鸟人蜂拥而至。相关摄影作品看似百花争艳,实则鱼龙混杂。面对这些纷繁的图片,我们该如何甄别?

  两周来,多位观鸟爱好者、鸟类摄影师、专家学者,向记者提供了多组照片,如果不是他们的专业解析,我们很难知道,在这些看似唯美、温馨的图片背后,隐藏着那么多的冰冷与残忍。

  越来越多

  鸟类“黑镜头”

  寒冬,暖阳,乌拉泊水库。

  水库的水面已经结冰,一群天鹅在冰面上晒太阳。此时,两个手持相机的人走上冰面,不断向天鹅群靠近,并不时按下快门。

  随着两人的不断靠近,几只敏感的天鹅飞了起来,剩下的天鹅也惊恐地展翅欲飞。队尾的天鹅因为警戒,还没起飞就拍打起了双翅。

  这是一张拍摄于去年冬天的照片,拍摄者是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

  在马鸣看来,这样的拍摄方式对天鹅的影响非常大。一般来说,天鹅等越冬候鸟在严寒的天气下并不愿意多飞。因为每起飞一次都会消耗很多能量,在各项身体机能处于低潮的冬天,这甚至会增加天鹅死亡的概率。

  近年来的冬天,乌拉泊水库都会飞来一群美丽的天鹅,它们没有选择再次展翅南飞,而是留在这个水质和环境越来越好的库区度过寒冬。但总有一些摄影者为了拍出所谓的“美图”而一次次打扰它们平静的生活。

  新疆观鸟会的名誉会长王传波也记得,一次组织活动到白湖观鸟,有几个拿着相机的摄影者兵分两路,湖对面的人驱赶鸟群,等候在这边的人不停拍照。对一些落在湖心的水鸟,他们甚至还捡起石头驱赶。

  如果人类过多打扰它们的生活,这些天鹅很有可能会飞走或者下一年不再回来,“这是动物的本能,它们得保护自己的种群”。

  长期从事鸟类研究的马鸣经常会和新疆观鸟会会员坦承,随着照相设备的普及,鸟类摄影“黑镜头”在野外调查及摄影每年都能遇见,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他们甚至总结出,“飞行版”、“羽毛版”、“育雏版”等。

  人类行为

  危及候鸟生存

  其实这样的“黑镜头”,与内地相比,新疆并不算多。

  采访中,杨飞飞打开了国内一家鸟类摄影网站,作为新疆摄影家协会会员和新疆观鸟会成员,他经常在这里发表作品。

  一张赤麻鸭展翅欲飞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单从照片内容上看,看不出什么异样。杨飞飞推测,在镜头之外的另一侧,应该有人在驱赶,“因为赤麻鸭不擅长飞翔,除非受到惊吓。”

  杨飞飞介绍,以戴胜鸟为例,这种鸟头顶有凤冠状羽冠,非常美丽。但戴胜鸟的羽冠只有在发情期和繁殖期才会打开,此外,在遇到威胁或发现有警情时羽冠也会打开。因此,要拍摄到最漂亮的戴胜鸟,只能走近它的鸟巢拍摄。

  火烧山摄影部落的摄影爱好者孙迪明经常到国内各地拍摄野鸟。他曾遇到过一位自称是“鸟类摄影大师”的人,这位“大师”为了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不但将鸟巢周围清理干净,而且在拍摄完之后,毁坏鸟巢甚至将鸟打死,以得到所谓的“独一无二”。

  马鸣常见到一些乐于拍摄鸟巢的人,有人在鸟巢旁长时间守候拍摄,甚至支好支架多人围着一个鸟巢“狂轰滥炸”。这样极易使大鸟弃巢,如果没有大鸟的保护和喂养,雏鸟有可能会被冻死或晒死,几乎没有成活的可能。

  马鸣打开一张鸟儿们在空中展翅翱翔的照片,舒展的羽翅,蔚蓝的天空,给人一种“很适合做屏保”的感觉。随后,他又打开一张照片,可以看到,树林上空鸟儿在乱飞,而地面上,有一个拍摄者手持捆有红布的树枝不停地挥舞,以驱赶、恐吓这些正处于繁殖期的鸟。而地面上,还有几棵倒下的树,据介绍,这是拍鸟者为了能够低角度拍摄鸟巢和雏鸟,而人为地把树干砍倒。

  马鸣对另一张“白鹭横飞”的照片摇头叹息。他介绍,这是国内的一处海边小岛,原有我国濒危鸟类黄嘴白鹭密度最大的繁殖种群,而被人发现之后,越来越多的摄影爱好者登上这座小岛,无止境地拍摄和干扰。据统计,2002年这里有黄嘴白鹭170巢,2003年130巢,2008年剩下50巢,而2009年,调查人员发现这个数字变成了0。

  呼吁规范

  野生鸟类观赏与摄影

  作为鸟类迁徙的通道,每年春秋季节,新疆都会有很多罕见鸟类路过。

  马鸣说,在迁徙过程中,鸟很少进食,每到一站都是为了补充能量。而当这些路过的迁徙鸟进食休整的时候,人类再去干扰它,无疑增加了迁徙的困难。

  据了解,冬天的时候,鸟类的身体约2~3小时是一个进食、排泄循环,如果长时间等候拍摄,无疑会给鸟的进食造成影响。

  马鸣介绍,国际上,针对人类对鸟的影响,划分了鸟类的安全距离、警戒距离、惊飞距离。鹤类的安全距离是1200米,警戒距离是700米,惊飞距离是100米;而麻雀的这三个距离分别是70米、10米、7米。而天鹅是警惕性非常高的鸟类,它与人的警戒距离在300米~500米。

  在杨飞飞看来,“拍照对鸟类就是一种伤害。”他坚持一个原则:等拍而不追赶。

  从2012年4月1日开始,在新疆观鸟会的论坛上,就有一个《鸟类摄影远离巢穴》的帖子一直被置顶。这是新疆观鸟会第一个关于鸟类摄影的明文规定,其中包括不要在鸟类繁殖期发布带有巢穴和育雏的照片等条文。

  我国“野生鸟类拍摄第一人”周海翔回答“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真正的动物摄影师”时说:“首先要尊重被摄对象,用镜头反映野生动物真实的自然行为;其次要了解被摄对象,享受观察的过程和乐趣;最重要的是,要爱护被摄对象,尽量不干扰、不影响它们的正常生活。”


  王尧天是中国鸟网的副秘书长,鸟网是全国最大的生态类门户网站,聚集了全国的鸟类摄影爱好者。作为一个多年的资深鸟类摄影人,他认为,拍鸟应该是享受这个过程,而不要过分追求某种效果。他表示,鸟网对“鸟类摄影黑镜头”零容忍,只要有诱拍、破坏鸟类巢穴等照片,即使再好也不能发表。

  鸟类保护组织和专家们希望政府能出台一个关于野生动物摄影的相关规定,他们建议可以在鸟类栖息地或越冬地设立安全区或观鸟拍摄区。

  “尊重被拍摄者。”其实,何止是动物摄影师呢?我们每一个拿相机或不管什么摄影器材的人,是不是都该思考这个问题—不管我们的镜头前是鸟、是兽、是湖水、是草地,还是人。

(责任编辑:诚信在线下载-www.cx189.net 登录,欢迎转载!)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